搜索
搜索
搜索

诸葛亮与元谋火焰山

191
作者:元谋县委政策研究室    王颖来源:刊载于2013年《楚州今古》第2 期

诸葛亮与元谋火焰山

《西游记》是我国家喻户晓的古代四大名著之一。书中第五十九回至六十一回写道:唐僧、悟空、沙僧、八戒师徒四众在佛祖如来的鼎力相助下,收伏了假冒孙悟空盘踞在花果山的六耳猕猴并绝了此种,继续西行取经。说不尽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历过了夏月炎天,却又值三秋霜景。一日,师徒四众进前行处,渐觉热气袭人。唐僧立住白龙马问道:“如今正是秋天,却怎返有热气?”悟空、八戒、沙僧争论了半天究竟,忽见路旁有座红砖砌墙红漆板榻红瓦盖顶红油门扇的通红庄院。唐僧下得马来,吩咐悟空前去探问炎热缘由。悟空立时收了金箍棒,整肃衣裙,扭捏作个斯文样前去打探。庄院老者冷不丁被悟空的雷公相貌唬得不轻。当悟空言明来意后,老者将唐僧师徒请至庄院,将无春天和四季皆热的火焰山的来由据实相告,并言非牛魔王之妻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定然灭不了八百里熊熊火焰,过不了通往西方的必由之路火焰山。于是,悟空受唐僧之命,施展浑身解数,与铁扇公主、牛魔王斗智斗勇,三借芭蕉扇扇灭火根,拯救当地苍生脱离火海。水火既济,继续西行,最终历经千辛万苦,战胜九九八十一难,取得大乘真经,普渡众生,功德圆满,修成正果。相信这样快炙人口耳熟能详的故事大概谁也不会陌生。

那么,《西游记》里描写的火焰山究竟在哪里?众口一词的说法是位于新疆吐鲁番的北缘,古丝绸之路的北道,山长100余公里,最宽处10公里,海拔500米左右,主峰海拔高831.7米,维吾尔语称之为“克孜尔塔格”,意为“红山”。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曾诗云:“火山突兀赤亭口,火山五月火云厚。火云满山方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明代诗人陈诚也留下记述火焰山的诗篇:“一片青烟一片红,炎炎气焰欲烧空。春光未半浑如夏,谁道西方有祝融”。特别是吴承恩先生如椽大笔著述的《西游记》的广泛传播,更让新疆吐鲁番的火焰山被世人所共知,并成为到新疆旅游的重要景点,为驴友们津津乐道。

然而,在以发现170万年前的“元谋人”牙齿化石而名闻遐迩的元谋县,也有一座与《西游记》中描写的火焰山同名同姓的山川名曰火焰山。此山虽与吐鲁番的火焰山相距遥远且毫无干系,其知名度亦难与吐鲁番的火焰山相PK,但元谋境内的火焰山与三国时期诸葛亮平定南中所结下的一段历史渊源,却是吐鲁番的火焰山难以企其项背的。

地处滇中高原北部,地质构造属于康滇背斜中段的元谋盆地,重峦叠嶂,绵亘于东;山地高峻,雄踞于南;西侧多山冈丘岭;极北部群峰突起。基于地质构造,显示为三个单元:东山侵蚀构造形成中山地形;西山剥蚀构造形成中山丘陵地形;盆地断陷形成堆积地形。元谋境内的山脉属大雪山系,其分支有三台山、白草岭、鲁南山脉。金沙江北岸正是鲁南山脉的分布区域。因此,祭牛山自北而南由四川省会理县延伸入姜驿乡境内。分为三支:西支由干海子梁子、糯把拉山、棋盘山组成,一直延伸至金沙江龙街渡口。中支为火焰山,自姜驿折向东南,至以都拉村为止。东支为东南走向至黑者村为止。临江山峰乱石穿空,夹江耸立,金沙水拍险象环生,其景致可与长江三峡媲美。

据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禄劝县令檀萃主编的《华竹新编》记载:“云南三迤,东西南俱极边,而北则武定一州一县独为腹地。古者黔道未通,入滇必由蜀道。汉时益部凡九郡,而云南止当益州一郡,后汉始分益州之半为永昌。元谋本会无县地,北属越,南接益州,西通永昌,故取蜀道者,心渡金沙江入滇境,则元谋其首冲也。”

由此可见,火焰山作为与金沙江龙街古渡毗邻,横亘于古人入滇的“丝绸南路”古驿道上的一座天然屏障,虽然方圆不过13公里,主峰高度亦仅有1983米,但这座寸草难生,烈日当空时地气蒸腾,焰云缭绕,荒凉莫比,昔日常有路人因饮渴过甚倒毙于此的重山秃岭,则真正诠释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的真谛,见证了诸葛亮平定南中的历史壮举。

火焰山位于姜驿古镇东南方向约3公里处。古镇现在是云南省位于金沙江北岸唯一的一个建制小镇,傈僳、彝族属土著居民,小镇人口虽然不过万人,但历史却可追溯至2000多年以前。据史料记载: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刘彻开西南夷,于今天的四川省西昌市设越郡,于今天的会理县黎溪至元谋的姜驿一带设三绛县,东汉时改为三缝县,蜀汉时沿用三缝县,县治于今天的姜驿古镇。东汉末年,天下纷争,枭雄林立,隶属于益州刺史管辖的南中地区主要包括今天的黔西、川西南、云南在内的越郡广大区域。这一地区的各郡、刺史和郡县长官虽由中央王朝直接任免,但郡县僚佐则由郡县长官任用本地汉人担任。久而久之,南中地区的一些大族豪强势力日盛,出现了不少为郡史并拥有部曲的大姓和被称为“夷帅”的叟族奴隶主贵族。当时,建宁(益州郡)的雍、孟获、爨习、朱褒、孟琰、永昌(今祥云、大理、保山、临沧一带)的品凯、俞元(今澄江)的李恢等,自西汉时进入云南地区屯戌以来,经过世代定居已从汉族移民“夷化”为豪强大姓,逐渐掌握了地方的政治大权,滋生了割据地方的野心。

三国鼎立形成前期,曹操统一北方,“挟天子以令诸侯”;孙权占据江东,已历三世;魏、吴立国的条件亦日趋成熟。公元208年,赤壁之战爆发,刘备占据武陵,长沙四郡,自称荆州牧。在孙权、刘备联盟抗击曹操的情况下,孙权亟欲越荆州而取蜀,向刘备提出共同攻取刘璋割剧的益州遭刘备拒绝。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刘璋迎请刘备率军入蜀,进讨盘据汉中的张鲁。刘备入蜀后于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驱走了刘璋,占据了益州。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刘备一鼓作气攻占了汉中郡,中原东汉王朝行将崩溃,三国鼎立之势日趋明朗。南中地区豪强大姓在归属问题上形成了投吴与投蜀两大派系。公元221年,刘备在蜀称帝,建立蜀汉政权,恢复原益州刺史对南中各郡县的统治,派邓方为庲隆都督经略南中,但由于叟族奴隶主贵族地方势力盘根错节,邓方只能以朱提太守名义进驻南昌(今镇雄),无法深入滇境广大区域。这时吴国的孙权也通过交太守士燮拉拢与吴“使命往还”的雍闓,雍闓杀了益州郡太守正昂,又把刘备派来继任的太守张裔绑缚之后送给孙权,孙权遥署雍闓为永昌郡太守,企图能使雍闓以太守名义进入永昌,造成孙吴可以控制整个南中的局面。公元221年,在蜀称帝后的刘备,派投蜀的李恢继邓方为庲隆都督,然李恢亦只能驻于平夷(今贵州毕节),离滇中更加遥远。孙权则派了刘璋之子刘阐为益州刺史,企图总摄南中,企图与蜀国的庲隆都督李恢形成互相对峙之势。吴、蜀争夺南中地区统治权的斗争日益剧烈,尤其是雍闓在投吴的掩护下图谋地方割据,形势于蜀更为不利。

建兴六年(公元223年),刘备率军攻吴失败,撤军途中病故于永安,投吴的永昌太守雍闓、“叟帅”高定,公开打出了称王反蜀的旗帜,牂牁郡丞的朱提大姓朱褒,也起兵响应雍闓,除永昌郡功曹吕凯坚持拥蜀外,“南中诸郡,并皆叛乱”,蜀国后方,岌岌可危。昭烈帝刘备死后,其子刘禅继位,诸葛亮受命托孤辅政。为了“西和诸戎,南抚夷越”,改善因东汉王朝长期镇压南中所造成的紧张民族关系,利用南中的人力和物力,顺利平定南中地区的地方武装割据叛乱,把安定和开发南中作为完成统一全国的重要举措。在“主少国疑”、吴、魏觑窥蜀汉的困境下,诸葛亮羽扇纶巾,运筹帷幄,决定一方面采取“和抚”为主和慎重稳进的步骤解决南中叛乱问题。另一方面针对“和抚”一时难以奏效,必须准备军事平叛,以利“务农殖谷,闭关息民”。建兴三年(公元225年),蜀国与吴国的联盟关系重新恢复,蜀魏两国亦暂时相安无事,军事平叛南中的时机成熟,参军马谡亦献计“心战为上,兵战为下”,符合“和抚”攻心之策。时年3月,诸葛亮在蜀汉无合适将领率军平叛南中的情况下,决定亲自率领大军南征,以完成刘备托孤遗诏,立志北伐,重兴汉室。平叛大军兵分三路进击:东路以马忠为牂牁太守,率军走棘道(今四川宜宾)向东南进攻朱褒。中路以庲降都督李恢由驻地“平夷”(今贵州毕节)从唐蒙修治的通南中之道进攻雍闓。孟获长期盘据的建宁(今曲靖、沾益一带)。西路则由诸葛亮亲自统帅,讨伐“称王恣睢”,“破没郡士”的越嶲高定。由于高定在旌牛(今四川汉源)、卑水(今四川昭觉)、定笮(今四川盐源)三地筑驿设防,诸葛亮由安上(今四川屏山)进攻卑水(今四川昭觉)。雍闓、孟获准备从越嶲进攻永昌,已率军渡江进入越嶲郡境。此间,雍闓突然为高定的部曲所杀,引起混乱,蜀军趁机击杀高定,孟获率领雍闓所部回渡泸水(今金沙江),由螳狼(今会泽、巧家)向建宁撤退。五月,诸葛亮统率50万金戈铁马,经过三绛(今姜驿),翻越巍巍火焰山,沿着“古丝绸南路”渡过金沙江龙街古渡,跟踪追击孟获。沿途旌旗浩荡,鼓角相闻,铁蹄轰鸣,气吞山河。诸葛亮到达南中后,数战皆胜,七擒孟获,《滇元纪略》称:“一擒于白崖(今越州定西岭);一擒于邓赊豪猪洞(今邓川州);一擒于佛光寨(今浪穹巡检司东二里);一擒于治渠山;一擒于爱甸(今顺宁府地);一擒于怒江边(今保山县腾越州之间);一以火攻,擒于山谷,即怒江之蹯蛇谷。”至今,在元谋县域北面20里处的清渊涧,尚存诸葛坛遗址。孟获最终心悦诚服,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于是与诸葛亮到达滇池盟誓,蜀军彻底平定了南中地区的地方武装叛乱。

南中平定后,诸葛亮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巩固蜀汉政权。首先是在南中地区推行郡县化。废除益州郡改称为建宁郡,把郡治从滇池(今晋宁)移到味县(今曲靖)。后来又从原益州郡所领县中划出弄栋(今姚安),从永昌郡所领县中划出叶榆(今大理),邪龙(今巍山),云南(今祥云)3县;从越嶲郡所领县中划出遂久(今丽江),姑复(今永胜),青蛉(今大姚)3县,合7县设立新郡云南郡,以云南(今祥云)为郡治;又从原益州郡所领县中划出贲古(今蒙自),胜休(今石屏,通海)2县,从牂牁郡所领县中划出温宛(今砚山),镡封(今平远街),句町(今广南),漏卧(今罗平),进桑(今屏边),西随(今金平)6县,合8县设立新郡兴古郡,以温宛为郡治。同时,又在建宁、兴古、永昌3郡中调整增设了一些新县。即:新建的建宁郡领18县,较原来的益州郡多1县,其中有12县为益州郡原来所领。有同并(今路南)、毋单(今华宁盘溪)2县由牂牁郡划入,新增了存邑(今宣威)、伶丘(今罗平亦佐)、修云(今弥勒、江川)、新定(今富源,陆良)4县。兴古郡新增西丰(今开远)、汉兴(今贵州兴义)1县。永昌郡原来领8县,划出叶榆、邬龙、云南3县后仍领8县,新增雍乡(今镇康)、永寿(今耿马)、南涪(今景洪)3县。

诸葛亮经过伤筋动骨的重新区划后,南中地区的5郡被调整为7郡,其中建宁、朱提、永昌、云南、兴古5郡全部在滇境内。调整后的越嶲郡领12县,全在四川西南部。牂牁郡原领16县,调整后仅领6县,全在贵州西北部,比较适宜当时南中地区经济发展的政治要求,有力地加强了中央集权对南中地区的紧密控制。

同时,诸葛亮以李恢为建宁郡太守,吕凯为云南郡太守,原永昌郡丞王伉为永昌郡太守,马忠为牂牁郡太守,南中地区的统治权被牢固地掌控在拥蜀派和平叛有功将领的手中,保证了南中地区成为蜀汉政权的可靠后方。对于孟获等豪强大姓,则调离南中,吸收到蜀汉政权的军政部门任职,孟获任御史中丞、孟琰任辅国将军等。对于各族“夷帅”则给予“瑞锦铁券”,将其隶属于郡守统治的情况画成图谱作为信符,以确定郡守对其统治关系。而雍闓、高定等所控制的“劲卒青羌”万余则迁移至成都,选其精壮人员编为诸葛亮统帅的“五部”军,作为讨伐魏军的一支重要力量。“劲卒青羌”中的羸弱部分则配隶为南中的拥蜀大姓焦、雍、爨、孟、董、毛、李为部曲,平时在政府屯田耕作,战时作为补充兵员。此外,为保证军粮供给,诸葛亮大兴屯田,在建宁郡治的味县设置五部都尉管理屯田事务,任命大姓为五部都尉,利用政府配隶的部曲和领有的“夷汉部曲”从事屯田生产。南中地区的农业生产出现了显著发展,“赋出叟、濮、耕牛、战马、金银、犀革充斥军资,于时费用不乏”。南中“军资所出,国以富饶”。公元228年,诸葛亮第一次出师伐魏,西北氐羌分布的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魏应亮;次年,诸葛亮“隆集氐羌”,取得武都,阴平2郡,蜀汉政权基本上统一了氐羌和“西南夷”分布活动的陇、蜀、滇广大区域,南中地区各族人民对蜀国的建立和巩固作出了重大贡献。

然而,魏景元四年(公元263年),由于蜀汉政权对民间税赋无岁不征,且连年征战,致民怨积甚,加之后主刘禅荒淫无道,废贤失政,军事接连失利,最终为魏国所灭。正如电视剧《三国演义》的片尾曲《历史的天空》所云:“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峥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峰火连城,岁月啊带不走一串串熟悉的姓名……”是啊,诸葛亮作为三国时期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其“五月渡泸”平定南中的往事已逾2000余年,但其率领蜀汉大军沿着古丝绸南路翻越火焰山,渡过金沙江,七擒孟获,谱写民族团结千古佳话的情景总会令人遐想连翩……

(注明:版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图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