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元谋花灯的前世今生

182
作者:元谋县委政策研究室    王颖来源:刊载于2011年11月26日《云南日报•文化周刊》

元谋花灯的前世今生

   这是一段被时间浸染得略显发黄,却一直鲜活地在元谋梨园界盛传不衰的感人佳话。

2003年清明时节,元谋县红岗村白泥坡的山头上,一座极其普通的坟茔前,青烟缭绕,纸钱纷飞。几位鬓发斑白、神情肃穆却气质不凡的老人,操着地道的昆明口音,对着坟茔三拜九叩,虔诚不已。其中一位老人热泪纵横,哽咽着诵读祭文:“人类祖先发祥地,土林景观世间奇。校友元谋喜相聚,缅怀恩师情依依。回想当年在校园,恩师教诲心铭记。梨园兴学办科班,言传身教名不虚。从古到今乃空前,蜡烛成灰泪始干。德艺双馨树典范,桃李满园百花鲜。元谋花灯要发展,普及提高继为先。英名永垂传千古,文化遗产谱新篇”。

当日夜晚,这几位非同寻常的老人,在红岗村里隆重举办了一场纪念恩师诞辰110周年元谋传统花灯演唱会,声情并茂地演唱了元谋传统花灯《双搭调》、《三访亲》、《道情》、《金童腔》等经典曲调。之后,在村民张纯良家敬奉了镌刻有“梨园兴学创科班,从古到今乃空前。先师执教五年整,百首曲调亲口传。元谋花灯播三迤,欢愉雀跃震云天。音容笑貌宛然在,德艺双馨铭心间”的铭文,以及落款为学生:唐世琨、胡斌、李开福、高凤湖、李凤琴、夏曼仟”的精致牌匾后,盘桓几日,洒泪而去。

消息传开,元谋梨园界感佩不已,特别是社会上的元谋花灯“粉丝”们,得知前来祭奠扫墓的几位昆明老人,均是蜚声海内外的云南花灯表演艺术家后,更是啧啧称奇:长眠于红岗村白泥坡坟茔里的人是谁?长眠者有何德何能,感召着几位声名显赫的艺术家不顾年事已高、路途遥远前来祭奠扫墓?

谜底揭开,人们得知受顶礼膜拜者,乃已故元谋花灯艺人张万育先生也。

张万育与元谋花灯的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情缘,也于此清晰地展示于世人面前。

元谋花灯是一个以民间歌舞为基础,兼容并蓄外来剧种、剧目、音乐、表现形式,融合地方山歌、小调和民间舞蹈而逐步形成的地方剧种,属于云南花灯的九大流派之一。元谋花灯形成和发展至今已有数百年历史。据史料记载,自元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起,大批汉族迁入元谋,引进了中原文化及歌舞。通过民间数百年的演唱、加工、锤炼和丰富,逐渐成为地方特色鲜明、乡土气息浓郁的演唱形式。据已故元谋花灯艺人张万育介绍:元谋红岗村的花灯,传说在明朝万历年间开始,到他这一代,已经传唱了13代了。由此可见,元谋花灯历史悠久。

然而,数百年来,元谋花灯几乎都在元谋盆地狭小的乡间地域内徘徊,足不出县,鲜为外界了解和接受。

张万育凭着自己的传奇经历,改写了元谋花灯的历史,使元谋花灯在三迤大地名声鹊起,在云南花灯各流派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张万育,(1892—1968年)字志和,元谋县能禹镇红岗村人,生于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红岗村有“红乐社”,其艺人吴积洪、岳喜魁等有一定造诣。张万育天资聪慧,少年时念过私塾,七岁时学唱花灯,深得红乐社艺人吴积洪、岳喜魁的赏识和喜爱,经常给予教导。他11岁时登台演唱花灯,舞姿婀娜,扮相俊美,唱腔清脆高亢,被观众誉为“铁嗓”,成为红乐社的当家小旦,声名远播,红遍全县。但他并未以此为满足,而是刻苦熟读花灯剧目,用心揣摸名种角色的特点,经常带上弟子车真庭等人出村学习交流,遇上有灯社的村寨,主动与其搭角唱灯,切磋技艺,若没有灯社的地方,就自唱自乐,权当练习。久而久之,生、旦、净、丑,俱能演唱。加之表演质朴严谨,乡土气息浓郁,唱词字正腔圆,优美动听,并善用唇舌弹音,别具风格。因此,凡有张万育登台演唱,台下必定盛况空前,人头攒动,“粉丝”众多。

民国十一年至十八年(1922—1929年)间,云南军阀混战,匪盗猖獗,流寇频仍,元谋是匪患的重灾区之一。据张万育的孙子张纯良介绍,1929年,匪首李凤美率领土匪流窜到元谋烧杀抢掠,将张万育及其年幼的儿女一同绑架囚禁,扬言如果不用财物赎人将予撕票。监禁之中,张万育与同牢关押的学庄村民乐社的著名艺人普金周同病相怜,共同唱起了元谋花灯曲调。长年攻城掠地、流窜作案的土匪们,被元谋花灯优美的旋律所折服,破例将张万育和普金周释放回家。

此后,张万育一边辛勤劳作,一边演唱花灯,塑造了众多的人物形象,如:《三访亲》中的寇先生;《王麻子打样》中的王麻子;《牵弦》中的小哑寿;《老少配》中的赛观音;《张三宰羊》中的春官;《观花》中的玄娘;《打花鼓》中的丑小姐;《谷顿子接妹》中的恶婆婆,无不神情兼备,惟妙惟肖,熠熠生辉。由于张万育花灯演唱造诣深厚,先后到县内的多克、罗茂勒、雷依、龙街、那控、马街、乐甫等多个村寨传艺教灯,为元谋培养了不少花灯艺人。

新中国成立后,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的指引下,元谋花灯焕发生机,空前繁荣。1954年,元谋县文化站成立,开始搜集整理元谋传统花灯剧目、音乐,印发至全县业余文艺组。改编了《谷顿子接妹》、《王麻子打样》等剧目,多次组织业余花灯演员参加省、州、县文艺演出,坚持向外推介元谋花灯,同时积极引进外地剧目,促进文化交流。

1956年3月,张万育光荣出席云南省第一次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扮演《谷顿子接妹》中的恶婆婆,由于刻画人物入木三分,获荣誉奖。同年5月,张万育从一名普通的农村花灯艺人,被调至云南省艺术干部学校花灯科担任教师。在其执教的五年中,他诲人不倦,德艺双馨,亲口将100余首元谋花灯传授给艺校学生,提高了元谋花灯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如今,根据元谋花灯《说春》改编的《游春》、《临江打渡》改编的《闹渡》,以及元谋花灯整理改编的《探干妹》、《三访亲》、《二愣子招亲》、《大补缸》、《小红宝回门》等剧目,已成为云南花灯的经典剧目,深受群众的喜爱,对云南花灯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张万育亦因此备受尊崇,于是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1961年,张万育不幸双目失明,退职回家,被安定村艺术组请为花灯教师,他白天口述剧本,夜晚教以唱腔及表演技巧。1968年8月15日,76岁的张万育在穷愁潦倒、贫病交加的窘境中,悲凉地走完了自己富有传奇色彩的艺术人生。

四十载光阴转瞬而过,元谋花灯花落花开。现在,元谋花灯作为当地民间文化的“DNA”,昔日依靠艺人世代口传身授的花灯剧目、曲目、音乐等已借助现代媒介得到了出版保护。曾经遭人鄙视轻谩的花灯艺人们,亦被奉为至宝,倍受尊重。更为可喜的是2008年6月,元谋花灯已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终年四季活跃于城乡之间的121支农民花灯演出队,2500名农民演员,坚持义务保护传承传统花灯,自编自导自演当代新事,年演出近3000场次,观众达百万人次。为元谋花灯重放光彩谱写了新的篇章。

假若张万育先生地下有知,也会笑慰九泉吧?

(注明:版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文章分类: 文化纪事
分享到:
图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