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千年古镇的红色记忆

160
作者:元谋县委政策研究室    王颖来源:刊载于2008年《云南中共党史研究》第二期

千年古镇的红色记忆

——元谋县保护江边乡龙街渡革命历史文化遗产纪实

发源于青海省境内唐古拉山脉格拉丹东雪山北麓的长江上游——金沙江,经横断山南下,过石鼓,走渡口,惊涛拍岸,一泻千里,义无反顾,逶迤东去。而奔流至因发现170万年前的“元谋人”牙齿化石而闻名中外的元谋盆地时,却在元谋盆地的北部放缓脚步,徜徉不前,在龙街迂回成一个宁静的港湾,形成一个古老渡口,宛如一位慈祥的母亲,深情地回眸凝视着元谋的昨天和今天。龙街渡因此成为千百年来学者旅人心驰神往的秘境。

千年古渡

龙街渡位于地处滇中高原北部的元谋县江边乡龙街村,金沙江中段(K678)处,海拔850米,距县城32公里,是古代南丝绸之路“灵官道”上的七大渡口之一。龙街渡口开始于宋元时期,至清朝民国时驿渡趋盛。据史料记载,驿道是我国古代供往来传递政府文书、驿马通行而开辟的大道。古人入滇分为北路、南路、中路3条。龙街渡即是连接四川建昌(今西昌一带)行都指挥使司属之会川卫(今四川省会理县)至云南省武定府的川滇北路上的重要渡口。千百年来,龙街渡更是沿江百里川滇两省商贾往来的重要渡口。明朝洪武年间二十四年(1391年),龙街渡口设金沙江巡检司,民国年间设立的厘金局至今仍有建筑遗存。由于地势险要,龙街渡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军事要塞。蜀汉时期,诸葛亮采用“攻心为上”战术,亲率平南大军,曾经三绛(今元谋县姜驿乡)攀越四十五里火焰山,跋涉三十五里沙沟箐,金戈铁马,于此渡江,七擒孟获,平定南方,谱写了民族和睦的千古佳话。元朝二十四年(1287年),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奉元世祖忽必烈之命出使缅甸,亦于龙街渡江,走蜻蛉(今大姚)、弄栋(今姚安)、叶榆(今大理)、永昌(今保山),西行出境,完成了修好周边的外交使命。明朝嘉庆十四年(1535年),状元杨慎被谪贬永昌(今保山)戍边,从四川会理沿灵官道过金沙江入滇,夜宿于金沙江巡检司。月上中天,杨慎独伫万里楼,面对滚滚长江,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即兴赋诗,给后人留下了《宿金沙江》的传世之作。明朝崇祯十一年(1638年)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经环州驿、黄瓜园等地到达龙街渡的金沙江巡检司,勘查了金沙江流域的地理环境,得出了长江“推江源者必当以金沙江为首”的科学结论。清初年间,镇守云南的明朝旧将吴三桂反清复明,率大军于龙街渡江,沿古驿道向川西浩荡进发。民国四年(1915年),云南护国起义爆发,为了防止川军由龙街渡江进攻昆明,军政府派遣护国军一支队驻守龙街,击退渡江的川军。龙街渡的战略险要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红色记忆

这是一段永远不能忘却的红色记忆。

1933年9月至1934年10月,蒋介石调集了100万国民党军队、200架飞机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企图将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和红军扼杀在摇篮之中。当时由于红军的领导权掌握在“左”倾冒险主义者手里,红军反围剿节节失利,被迫于1934年10月离开江西革命根据地,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1935年1月,遵义会议召开,重新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同年4月23日,中央红军兵分两路进入云南。4月30日,中央军委在寻甸县柯渡镇对红军抢渡金沙江作出具体布署,决定红军分三路抢占金沙江渡口。其中一军团抢占龙街渡,三军团抢占洪门渡,干部团从中部直插皎平渡,五军团殿后掩护。

1935年5月1日,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中央红军第一方面军一军团从寻甸县柯渡出发,经富民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克禄劝、武定两座县城,沿滇川大道,直奔元谋而来。5月3日,红一军团从武定县石腊它兵分两路进入元谋县境,红一师从凉山乡的太阳坡、活佛寺方向入境,直插江边乡龙街渡口;红二师沿着滇川大道,从武定县白路乡和尚坟进入县境,直逼元谋马街。元谋县长杨钧之闻风丧胆,当日清晨率领其100余名兵丁逃遁班果躲藏,城里的土豪劣绅慌成一团,纷纷弃城逃跑。午时,红军大部队未发一枪一弹,陆续进入元谋境内。红军进占县城后,砸开监狱,释放了100余名被囚的无辜百姓,打开县衙粮仓,没收了县城10余户土豪的财物分发给穷苦民众。次日,红军在警察局门前搭起一个台子,红军干部向民众宣传抗日救国道理,红军宣传队则在街上表演抗日救国活报剧,在墙壁上画漫画,书写“打土豪,分田地!反对封建压迫,反饥饿,建立苏维埃工农政权!”等宣传标语,广泛宣传革命道理,发动广大民众打倒贪官污吏,铲除土豪劣绅。在红军的革命精神和行动启迪下,穷苦百姓纷纷觉醒,懂得了受压迫受剥削的根源,弄清了红军是穷苦民众的军队,当即有10余名元谋籍的青年主动报名参加了红军,100多名群众昼夜为红军带路、运送军需物资,军民之间结下了鱼水情谊。

龙街渡当时是连接滇川两省的主要通道。红军占领元谋后,敌总指挥薛岳以为红军主力要在龙街渡江北上,连续向滇军和国民党中央军下达了“向元谋急进!”“向元谋兜剿!”“向元谋追剿!”的命令。为掩护红一师抢占龙街渡口,制造声势,吸引和牵制尾追之敌,负责殿后的红二师第六团三营凭借白酒坡险要地形,布防阻击敌人。5月6日午时,滇军先头部队刚到达白酒坡,就遭到红军的迎头痛击。战斗持续6个多小时,红军打伤滇军10余人,击毙4人。红军负伤4人,牺牲2人。滇军不敢恋战,龟缩到老城驻守。当晚,红六团团长朱水秋和政委邓飞用电台与中央军委取得联系,报告白酒坡阻击敌军的情况,请示下达下步行动命令。中央军委电令:“我军主力已在皎平渡渡过了金沙江。你团即刻出发,限9日上午12时前务必要经元谋抵皎平渡赶渡金沙江,否则将有留在金沙江南岸打游击的危险。”坚守白酒坡的红军至晚上10时,悄悄撤离阵地,与进占元谋县城的先头部队回合,连夜从紧风垭口和鸡冠山翻越东山,向相距200公里外的禄劝皎平渡进发。

与此同时,到达龙街渡的红军部队遇到了严峻困难。原来,红军入滇后,攻城夺地,消灭敌人,壮大红军,大张声势,给蒋介石造成了红军可能从元谋龙街渡江北上的错觉,蒋介石急忙调集川军一个团驻守金沙江北岸,防阻红军过江;云南省主席龙云电令武定县毁船封江,把龙街渡和龙川江沿岸的30余只木船及漂木强行集中到龙街渡口,大部分船只被焚烧,少部分船只被沉没于金沙江北岸的滔滔江水之中,企图聚歼红军于元谋地区。红一军团一师先头部队急行军赶到龙街渡口,在寻找不到船只,又受到金沙江北岸川军火力猛烈阻击的情况下,一面用重机枪还击北岸之敌,一面昼夜不停地用竹子和木板绑扎筏子,准备趁夜色强行渡江,同时,在龙街渡上游5华里处江面狭窄,江水缓流的石花滩架设浮桥,进行佯攻,把国民党军队的注意力吸引向龙街渡。经过两昼夜的奋战,浮桥铺设到江面的一半多距离。5月6日中午,发现红军架设浮桥的国民党飞机从上游飞来,对架设过半的浮桥狂轰滥炸,疯狂阻止红军渡江。当晚,朱德总司令电令:“红一军团务必不顾疲劳,于7号赶到皎平渡,8号黄昏前渡江完毕,否则有被隔断的危险。”红军星夜撤离龙街渡,从江边水缸坡和马脖子坡攀越东山,沿着金沙江畔的崎岖险径,攀悬崖,涉深涧,穿密林,向禄劝皎平渡急驰。

当红一军团一师在龙街渡牵制敌人,干部团奔袭皎平渡的同时,红三军团抢占了洪门渡。然而由于洪门渡仅有一只小船,红军部队渡江极为困难,接到中央军委电令的红三军团不畏山高路险,亦急行军赶到上游的皎平渡过江。5月5日下午,红十一团政委张爱萍接到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的命令,火速赶到姜驿以南龙街渡北岸,阻击沿川滇大道向北追击的敌人,掩护红军主力安全渡江继续北上。张爱萍接受命令后,率领红二营和侦察排直奔姜驿而来。到达绿水河时,正值团总唐兴斋召开联防会议,纠集土豪劣绅密谋策划,妄图阻止红军前进。但面对从天而降的神兵,唐兴斋一伙还来不及行动就成了红军的俘虏,被化装成国民党军的红军押到了姜驿。红军占领姜驿后,收拾了民团武装,公审枪决了团总唐兴斋,没收了土豪的财物分给穷苦百姓,宣传了革命道理,打击了土豪劣绅的气焰。随后,红二营在贫苦农民杨文开自告奋勇的带领下,于黄昏前赶到龙街渡北岸的盐水井村,连夜构筑工事,准备迎击追敌。5月8日下午,敌军孙渡纵队尾追至龙街渡口,派出侦察部队四处窥探,但刚到金沙江边就受到了红军弹雨的迎头痛击,便惊惶失措地退却了。当晚,红二营接到中央军委撤回四川会理的电令,在盐水井村点起灯火,迷惑敌军一番,乘着朦朦夜色,便悄悄撤离,急速翻越四十五里火焰山,沿着滇川大道,赶赴会理归队,挥师北进。

“红军是宣传队,红军是播种机。”红军长征自1935年5月3日至9日经过元谋,历时7天,纵横凉山、老城、江边、姜驿、元马、黄瓜园6个乡镇,走过115个村寨,行程300余华里。红军每到一地,不惊民,不扰民,无论刮风下雨,或是蚊虫叮咬,都不入住民房,而是在街道屋檐下、村寨场坝里宿营,对穷苦百姓秋毫无犯。红军经过元谋时,正值炎炎盛夏,火辣辣白刺刺的骄阳炙烤得元谋大地蒸腾着丝丝热气,而沿途皆是成片成片成熟的西瓜地。座落于金沙江畔的骂拉莫村民们津津乐道了几十年的一则真实故事是,当年李自明家里种植了5分面积的西瓜,由于受国民党反动派污蔑红军“共产共妻”的恐怖宣传,红军途经骂拉莫村时,李自明跑到村旁的山箐里躲藏起来,远远瞅着大队身着灰蓝粗布军服、头戴红五角星的红军部队从瓜地经过。心想,今年的西瓜白种了。红军离开后,李自明懊丧地走到瓜地里一看,喜出望外,红军仅吃了地里的小部分西瓜,并在瓜壳里留下了100多个铜板。此外,红军在向当地百姓借用东西时,每借一件物品就交给物主一个木牌,上面写着所借物品的名称,用后如数归还并收回木牌,若有损坏照价赔偿,对帮助红军做事的百姓还给予报酬。海螺村民顾文富,红军路过村寨时,因受反动宣传的影响,急急忙忙地跑到深山里躲避去了。但心里却担心着家里来不及藏匿的东西。红军走后,他急忙回家一看,发现家里的院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屋里的水缸水桶装满了清悠悠的水。只是堂屋里的几坛酒和畜厩里的毛驴不见了。他四处查看,看到自家门前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板,我们用了您的酒,宰食了驴,留下200块钱在家堂上,请收下。红军某连。”类似的故事不胜枚举。红军以严明的纪律和亲民爱民的事实驳斥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污蔑宣传,赢得了穷苦百姓的信任与爱戴。红军撤离时,有14名青年主动报名参加了红军北上抗日,100多名村民星夜为红军带路和运送物资,谱写了彪炳千秋的革命佳话。

红军在纵横元谋的7天时间里,不仅解救穷苦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还给世世代代受压迫受剥削的元谋群众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在县城的墙壁上写下了“百姓兄弟们,大家都是中国人,要携起手来共同抗日去!”“反对清丈、抽收农民八元一亩地亩捐!”“打倒贪官污吏,铲除土豪劣绅!”“打倒压迫人民的政府!”“人民邮政,人民一体保护!”“反对军阀龙云出卖云南!”“打倒土豪分田地!反对封建压迫,反饥饿,建立苏维埃工农政权!”等标语。至今,在元马镇乌头禾村杨家祠堂的墙壁上用红墨清晰地留着写下的“红军是乾人的军队!”“打倒帝国主义的国民党!”“红军是帮助乾人打土豪!”“红军是工农兵!”等标语。尤其是在江边乡龙街渡口,至今更是保存着云南境内数量最多,保存最完整的“工农团结起来,不交一个钱给区、乡公所!”“不当挨饿挨打的白军,大家当红军去!”“官兵平等,反对白军官长打骂士兵!”“组织抗捐军,反对苛捐杂税!”“武装暴动起来,实行不交租不纳税!”“白军兄弟和红军兄弟联合起来,打倒军阀龙云、刘湘!”“不替卖国贼打仗,当红军抗日去!”7条标语,为元谋留下了珍贵的革命文化遗产和宝贵的精神财富。

保护红色精神家园

滚滚长江东逝水,悠悠岁月红色情。红军长征经过元谋已经70余载了。其伟大意义及历史价值正如毛泽东同志在论述长征时所言:“长征是历史纪录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上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着每个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请问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长征吗?没有,从来没有的。……总而言之,长征是以我们的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

红军长征过元谋的史实,随着岁月的流逝定格在了历史的记忆深处。而红军长征在元谋江边龙街渡留下的红军标语已成为缅怀革命先烈、继承革命传统、弘扬长征精神的革命历史文化遗产,成为建设和谐元谋的不竭源泉和红色精神家园。

发展红色旅游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一项重要战略决策,是一项政治工程、文化工程、经济工程。对于加强革命传统教育、增强全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的爱国情感,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带动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为此,元谋县委、政府解放思想,抢抓机遇,依托龙街渡红色旅游资源优势,根据《2004—201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计划纲要》确定以12个“重点红色旅游区”、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和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为重点的要求,于2005年4月完成了《元谋县金沙江龙街渡红色旅游项目建设方案》的编制和申报,被国家发改委、中宣部、财政部。交通部、国家旅游局、国家文物局等13个部门联合确定为“全国100个红色经典景区景点之一”。随后委托西南林学院、昆明市规划设计院编制了《云南省元谋县金沙江龙街渡红色旅游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2007年4月2日,《可研报告》由省、州发改委、旅游、文化、文物等部门组成专家进行评审获得通过。确定该项目基础设施建设总投资1680万元,拟对成昆线向阳火车站至龙街渡的3.2公里土路铺设柏油;拟在金沙江江面最窄的观音岩建造1座连接金沙江两岸的人行铁索桥,使天堑变通途。同时,在龙街渡西部200亩的土地上建造红军长征纪念中心。内容包括:(一)红色陈列馆。详细介绍红军巧渡金沙江这一军事历史上的著名战例,再现红一军团一师、二师和三军团十一团在元谋的政治活动及军事行动。展示工农红军与穷苦百姓的鱼水深情,通过大量的红色遗址、遗物、遗存、图表、照片,真实地反映红军长征过元谋这段珍贵史实。(二)红色放映厅。专门放映反映红军长征巧渡金沙江,并以龙街渡为拍摄外景摄制的影视片,如《金沙水拍》、《金沙江畔》、《长征》、《我的长征》等。(三)红军泥塑回廊。表现红军在元谋行军、宣传、战斗等活动,让一尊尊栩栩如生的红军光辉形象,一组组生动感人的不朽场景带着游人回归长征的峥嵘岁月。(四)红军蜡像馆。通过一组组细腻、逼真的大型蜡像表现红军的渡江情景,包括对红军领袖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的塑造,对红军战士和彝族船工的刻画,对金沙江和两岸风光的描绘以及对渡江场景的渲染,使“巧渡金沙”的著名战例永远在人们的思想中熠熠生辉。(五)龙街渡红军长征纪念碑。以毛泽东著名的诗词《长征》为背景画面,围绕碑座的为红军在石花滩架设浮桥佯作渡江的战斗场景雕塑。(六)红军塔。在纪念中心的最高山丘上建造红军塔1座,让游人在景区白天能观赏到红军纪念塔的高大伟岸,夜晚可以欣赏到装饰在红军塔上的五彩光芒。此外,对遗存下来的红色文物进行修复及维修,对红色遗址、遗迹进行修缮,还原红军长征过元谋的真实历史,使红色精神家园焕发新的光彩。

为了切实加快元谋红色旅游又好又快发展,打造红色旅游品牌,2006年4月23日,在红军战斗过的龙街渡漫漫沙滩上,共青团云南省委、楚雄州旅游局、元谋县委、政府独具匠心、精心策划举办了以“感恩红军、怀念红军、建设和谐元谋”为主题的“中国元谋首届红军节”。一批知名歌星深情地演唱了《四渡赤水》、《十送红军》、《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等红军歌曲。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中新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25家媒体聚焦龙街渡口,对首届中国元谋红军节进行了零距离的全方位宣传。目前,“红军节”已成为元谋每年必办的“法定”重大节庆。

正当元谋县红色旅游如火如荼地顺利推进,一拨又一拨游客慕名到龙街渡瞻仰红军留下的珍贵标语,让灵魂接受革命历史洗礼之时,有关龙街渡红军标语危在旦夕的“噩耗”频频上报到县文化主管部门。州、县文化部门领导及文物专家经过深入到红军标语保存现场会诊,得出的结论令人寝食难安:遗存在江边乡龙街渡的红军标语,书写于靠近江边渡口的一幢单间民房的山墙上,该民房为单格悬山顶土木结构建筑,为当时较为常见的简易民居建筑,另一处的红军标语保存于江边小学校园旁的一幢重檐悬山顶三开间建筑的前檐墙及室内山墙上。据县党史资料记载,这些红军标语遗存至今确属不易。当年,红军从龙街渡撤离后,国民党反动派对红军经过的地方进行了疯狂的清乡,对生病留下的红军以及与红军接触过的穷苦百姓进行残酷迫害。先后有14名红军战士及留下的红军伤病员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当地群众忍着巨大的悲痛,一面把红军烈士的遗体悄悄掩埋好,一面千方百计地掩护、治疗隐匿在民间的红军伤病员田大喜、周海权、曾海云、杨中岚、邱太明、郭海等10人。同时,有的穷苦百姓冒着“通共”被满门抄斩的危险,用泥巴把红军标语悄悄粘糊保护起来,直到新中国建立后才把泥巴刮开,使红军标语得以幸存至今。1981年,龙街渡红军标语被楚雄州人民政府公布为州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然而,现存建筑由于年久失修,特别是由于曾几次被强烈地震波及,加之长期风雨剥蚀,标语及房屋均受到了严重损害。

《左传》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州县文化部门的领导及文物专家,随即以对历史和人民高度负责的使命感与责任感,根据“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充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很快形成了《元谋县江边龙街渡红军标语勘查报告及修缮方案》上报省州文化部门,提出根据龙街渡红军标语的保存现状,对龙街渡两个地点的红军标语实施落架大修,用架落式或局部落架,校正加固梁架,修复或更换构件的方法维修好红军标语房。对红军标语进行喷涂渗透加固后封护,并加固8×8毫米夹胶玻璃保护层,修缮范围涉及瓦面、椽子、遮檐板、门、窗、柱、梁、檩、墙体、地面、基础、排水、标语清洗、标语表面加固、标语揭取、标语修复等复杂过程及内容。

根据省、州评审通过的《修缮方案》,楚雄州文化局在2007年度全州100万元文物保护专项经费中,专门为龙街渡红军标语修缮核拨了30万元经费。

2008年6月5日,由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云南省大理国光古建园林有限公司联合组成的专家组冒着酷热,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足迹,驻扎到江边乡龙街渡对红军标语实施保护修缮。经过两个半月的紧张工作,危在旦夕的红军标语转危为安。一场保护红色精神家园的行动在人们的赞许声中划上了圆满句号。

2008年8月30日16时30分,与元谋山水相连的四川省会理地区突然发生6.1级强烈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震中距元谋60公里。大地震颤过后,无数房屋瞬间被夷为废墟。值得庆幸的是,由于两个月前竣工的抢救性修缮保护,由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凝成的龙街渡红军标语化险为夷,安然无恙,依然闪烁着璀璨的光辉。

2009年,江边红军标语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云南省爱国文化教育基地。

2012年1月,江边红军标语被云南省人民政府颁布为第七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注明:版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文章分类: 文化纪事
分享到:
图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