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保护中华圣地

144
作者:元谋县委政策研究室    王颖来源:刊载于2010年12月21日《云南民族时报》

保护中华圣地

——元谋人遗址文物保护规划解读

    2010年7月16日下午,一个极其寻常的日子。

位于昆明市翠湖之滨的翠怡酒店16楼会议室。一个不同寻常的评审会——云南省首个早更新世古人类遗址“元谋猿人”遗址文物保护规划,经过云南省文物保护、文物考古,民族历史、旅游发展、城市规划等方面的专家,听取保护规划介绍、审阅规划文本,最终通过省级专家评审。标志着这个被载入中国历史教科书首页,被炎黄子孙尊奉为“中华圣地”的地方,在对其文物实施保护方面迈出了关键性的步伐。

惊天发现

1965年初,为了配合四川省攀枝花地区的三线建设和成昆铁路的勘察设计,在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黄汲  清教授的部署下,由赵国光、钱方、浦庆余、王德山等4人组成的西南地区新构造研究组,在详细研究了第四纪地层的相关资料后,将元谋盆地选定为重点研究的重点地区。当年3月,新构造研究组从北京辗转来到交通闭塞的元谋小县,由于交通工具奇缺,研究组成员每天迈开双腿,头顶炎炎烈日,冒着40余度的高温,在元谋盆地里四处奔波,开展地质勘察研究工作。经过几个月艰苦细致的勘察,发现元谋盆地东南方向上那蚌一带地层出露较好,构造现象清楚,化石丰富,随决定将上那蚌地区作为勘察研究重点。

5月1日下午17时左右,钱方在上那蚌村西北方向800米处牛角包西南方向一个高4米的元谋组组成的褐色土包下部,发现了几颗半露出地表的云南马牙齿化石。当钱方挖掘云南马牙齿化石时,发现其旁边还有一些化石,表面露出一些痕迹,当即用地质锤的尖端小心翼翼地进行挖掘。看到一颗化石的齿冠半露地表,牙根埋在土里,挖出后仔细观察,像颗人牙,再挖,在其旁边的10余厘米处,又挖出一颗类似的牙齿化石。同时还挖到了啮齿类动物的下牙床及其他一些化石。这时,浦庆余和王德山两人也先后来到牙齿化石挖掘处。当看到这两颗呈浅灰白色、石化程度较深的牙齿化石时,兴奋异常,认为很有可能是原始人类或猿类的一对门齿。即刻又在小土包周围进行寻找,希望能找到更多的人类或猿类的化石材料,但几经搜寻,只找到了一些哺乳动物化石碎片和牙齿化石,还有一段鹿角。不久,天色暗淡下来,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研究组成员只得回到上那蚌村住地。

第二天早晨,研究组又继续在小土包及其周围进行搜索和简单挖掘,又找到了几颗马牙、牛牙、鹿角和一些化石碎片。为了准确定测出这两颗牙齿化石在元谋组中的层位,钱方等特意在测量牛肩包元谋组第四段时,将剖面通过该含牙齿化石的地层,同时还在大坡箐沟测定了元谋组第3段剖面。在这两条剖面上和上那蚌村附近的元谋组地层中也发现了10余个哺乳动物化石点,采集了岩石标本,孢粉和介形类样品。对元谋东山一带新构造运动进行了详细观察,发现元谋组沉积后,本区新构造运动活跃和强烈,中生代红层已逆掩和挤压到元谋组上面。之后,研究组转移到攀枝花、永仁一带继续工作。

当年9月,研究组回到北京,钱方等人专门向黄汲清教授等专家汇报了两颗牙齿化石的发现情况,并提出了初步的看法,黄汲清教授认为还需要请有关专家进行详细鉴定和研究。后经中国地质博物馆胡承志教授研究鉴定,认为其基本形态可与“北京人”同类牙齿相比较,比我国在此之前发现的“北京人”、“蓝田人”化石早50—100多万年,属于直立人中的一个新亚种,可能代表一个青年男性个体。随之以发现化石产地的元谋县命名,命名为直立人元谋亚种,简称“元谋直立人或元谋猿人”,成为我国境内首次发现的早更新世古人类。

1972年2月22日,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尼克松踏上了红色中国的红色土地,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亲切会晤,结束了中美冷战多年的历史。在这举世瞩目的历史时刻,新华社、《人民日报》向全世界报道了发现“元谋人”的新闻,称“这是继我国发现的北京猿人和蓝田猿人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对进一步研究古人类和我国西南地区第四纪地质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之后,钱方、马醒华、李普等人来到元谋,系统地采集了元谋古地磁样。在同一地层中找到了几块颜色发黑的骨头,经贵阳地球研究所鉴定可能为烧骨。在粘土层和粉砂质粘土中发现了大量长度为1—15毫米不等的炭屑,疑为古人类用火遗迹。后经李普、胡承志教授等采用古地磁方法测定,“元谋人”生存年代为距今170万年±10万年,是我国已知年代最早的古人类。1976年春,在北京举行的“纪念恩格斯《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写作一百周年报告会”上,钱方、马醒华,刘东生等纷纷代表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研究所、贵阳地球化学研究所发言,宣布“元谋人”测出的生存年代为距今170万年±10万年。同年7月下旬,新华社、《人民日报》同时发表了“元谋人”生存年代为距今170万年左右的重大新闻。将中国人类历史向前推进了100多万年。表明地处长江流域的云南是人类起源与发展的关键地区和核心地区,有力地挑战人类起源于非洲中心学说,为人类起源与发展多元中心论提供了强有力的科学支持。“元谋人”作为中华民族历史的开篇被载入中国历史教科书的首页,“元谋人”遗址这块名不见经传的弹丸之地自此名闻遐迩,成为中华民族顶礼膜拜的神圣之地。1982年2月23日,国务院(国发〔1982〕34号)文件,将“元谋人”遗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云南省人民政府以117号文件(国11—3)将元谋人遗址保护范围明确规定为:以标志为中心,其东580米、南240米、西232米,北360米为界;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外延50米为界,总面积约48.72公顷。

自1965年5月至2000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地质博物馆、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研究所、北京自然博物馆、云南省博物馆、贵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云南省地质局、云南省考古研究所、楚雄州博物馆、元谋人陈列馆等多家科研机构在元谋人遗址保护范围内进行了5次正式发掘,发掘面积仅300平方米,发掘点计8个,主要集中在元谋人牙齿化石原产地及郭家包粱子一带。除元谋人牙齿化石外,累计出土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29种、石器17件。此间,中科院院士贾兰坡、吴新智、吴汝康、朱自祥、邱占祥、以及裴文中、张森水、胡承志、钱方、周国兴、江能人、林一濮、郑良、张兴永等一大批专家学者数次辗转元谋,围绕“元谋人”展开了多学科的考察、发掘、研究。1984年12月,由北京自然博物馆周国兴教授率领的野外考古队,在元谋人牙齿化石出土地点东面300米处的郭家包粱子,发现了一段保存基本完好的胫骨化石,经多方学者现场考察和地层关系推断,以及其大小、比例与形态特点判断,并与鹿类及人类同类胫骨相对照,确认其为人类胫骨,其生存年代在100万年以上。根据该胫骨骨体纤弱,骨面缺乏粗硕的骨脊等特征,认为很可能代表了一少年女性个体。

为了隆重纪念“元谋人”的重大科学发现,促进古人类研究的国际学术交流与合作,1984年12月、1995年5月、2005年5月,纪念元谋人发现暨古人类国际学术研讨会相继在“元谋人”遗址举行。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荷兰、泰国、南非、越南、匈牙利、前苏联、朝鲜、尼泊尔等数十个国家的古人类学家及国内的多名科学家云集元谋人遗址,对人类的起源与演变,以及早更新世古生物、古气候、古环境、古地质展开了积极的科学研究。

2006年,在云南新闻界首次举行的“云南省十大名片”媒体投票评选中,“元谋人”以无可争辩的地位荣获“云南十大名片”榜首。云南大学历史系、云南师范大学地理系、昆明理工大学地质系,皆把“元谋人”遗址作为师生教育实习基地,“元谋人”遗址也因此成为名噪国内外的研究早更新世地层与古人类遗址的理想之地。

亟待保护

“元谋人”遗址位于元谋县城东南部7公里处的老城乡上那蚌村与大那乌村之间的一片丘陵地带。地理座标为北纬25。45',东径101。55'。在遗址保护的48.72公顷的范围内,稀稀疏疏地生长着少量因干旱缺肥而羸弱不堪的桉树。在绵延不断的褐色土包与砾石之间,一些顽强生长的未名野草,被牲畜啃食得只剩光下秃秃的草根,目之所及,地表沟壑纵横,水土流失严重。尤为令人难堪入目的是紧邻“元谋人”遗址标志碑不过二、三十米距离的地方,几座新坟旧墓触目惊心地矗立在遗址建设控制地带内。2008年3月,数十家报纸、电视、网络媒体为此以《“元谋人”遗址遭受破坏,数十坟堆侵入保护区》为题进行了连续报道,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

然而,根据“元谋人”牙齿化石发现者钱方先生及专家多年来对元谋盆地中晚新生代沉积物,古气候、古生物、古地貌、新构造等方面的潜心研究,以及对“元谋人”所在的元谋组第25层中发现的154颗孢粉组合研究表明,170万年前的元谋,西南是一片冲积平原,东面是低山和起伏的丘陵,山上生长着茂密的松林、林间夹杂着众多的落叶阔叶树木。山下河流终年流水不断,山麓有一些小型的洪积扇,在河流和洪积扇之间分布着湖沼。马、牛、羊、等个兽生活在河滩或草地湖畔;密林中隐藏着剑齿虎、豹等猛兽;森林边缘则是大象和鹿的故居;矮小的灌木和草丛中躲藏着兔子、小灵猫和鼠类;在湖泊和河流中有大量的鱼类和龟,还生长着蚌、螺和介形类。年均降水量约为850—1000毫米,年均温度在12。C—14。C左右,相当于现在春城昆明的气候。开阔的地形,温湿的气候,众多的野味、丰富的果实,为元谋人的生存和繁衍提供了有利条件。元谋人白天游走于山簏与草原之间,用粗陋的石器和骨器猎狩及采集食物,夜间则围坐于篝火熊熊的火塘边,警惕地注视着遍地哀嚎的野兽,坚毅地凝视着深隧的夜空,饥寒交迫地挨过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

时光飞逝,苍海桑田。元谋人终以坚忍不拔的意志,将170万年前的远古文明薪火相传,从遥远的洪荒时代延续到了今天。

然而,曾经留下元谋人艰辛生存的足迹,上演过元谋人喜怒哀乐,在国内外享有较高声誉,在华夏子孙心中拥有崇高地位的神圣之地,竟沦落得满目苍凉,惨不忍睹!

文化是国家和民族的灵魂,集中体现了国家和民族的品格。元谋人遗址,作为孕育了中华文明远古文化的神圣之地,沉淀了炎黄子孙太多的敬畏与追念。因此,加强对元谋人遗址文物的科学保护,刻不容缓地摆在了当地党委、政府和文化主管部门的面前。

2007年3月,元谋县文化部门抓住国家“十一五”期间,加强对文化遗产保护力度的良机,积极主动地到云南省文物局汇报元谋人遗址保护规划编制的相关事项,并填报了电子文档上报国家文物局。当年即获得了30万元的规划编制经费。

2008年6月,昆明市本土建筑设计研究所有限公司、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联合承担了元谋人遗址保护规划的编制任务。规划编制单位经过多次深入元谋人遗址实地考察,多方求证元谋人历史文化资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规划编制要求》、《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考古遗产与管理宪章》、《国务院关于加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等相关法律法规,通过对元谋人遗址文物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社会文化价值的综合评估,认为,加强对元谋人遗址文物保护,具有以下几方面的价值:

一、历史价值

1、人类起源研究是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的自然基础科学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距今170万年前元谋直立人牙齿化石的发现,提供了比北京人、蓝田人更早、更原始的人类遗骸,为“从猿到人”的观点提供了重要依据,在马克思基础理论研究方面具有重要价值。

2、元谋人遗址的发现,对研究人类起源与早期人类历史具有重大历史价值、具有划时代意义。

3、我国旧石器时代的人类遗址,可分为洞穴裂隙堆积及野外遗址两大类型:其中北京猿人遗址属于洞穴遗址类型,而蓝田猿人及元谋猿人遗址均属野外遗址类型。洞穴遗址类型人类遗迹、遗物的发现相对比较集中,而野外遗址人类遗迹、遗物的发现则比较分散。元谋人遗址因有确切的地层依据,是我国南方旧石器时代野外遗址的代表。总结野外遗址调查,发掘的成功经验,将为发展我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作出贡献。

4、元谋人遗址,不仅发现了我国迄今为止时代最早的直立人牙齿,而且还发现了许多有人工打击痕迹的石器和石制品,为研究早期人类的石器类型提供了重要证据。

二、科学价值

1、元谋组地层已成为中国南方标准的第四纪(更新世)地层,科学工作者通过调查,将厚达673.6米的连续沉积的地层分为4段28层,其中元谋人遗址所在的牛角包、郭家包梁子一带的地层是厚达122米(22—14层),距今187—1107万年的第四段标准地层。不仅对研究人类起源有着重大意义,而且对研究我国第四纪地质的划分也有重大科学价值。

2、元谋人遗址出土的哺乳动物化石十分丰富,其中以草原动物为主,啮齿类动物也较多,含典型的早更新世云南马、象化石等,而食肉类动物化石则相对较少。这些情况反映出元谋人所生存的环境是暖温带针阔混交林和草地,气候温暖偏干,河谷开阔,水草丰茂,动物繁盛。因此,对早更新世古生物、古气候、古环境的研究具有较高的科学价值。

三、艺术价值

1995年为纪念元谋人牙齿化石发现30周年而精心建造的“人类从远古走来”纪念图腾柱,已成为遗址的标志性建筑物。它不仅主题鲜明,而且富有浓郁的当地彝族特色,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

四、社会文化价值

1、元谋人被我国中、小学历史教科书列为我国最早的人类化石,是中国历史的开端,在国内外具有较高的知名度,被云南媒体评为云南对外开放的“十大名片”榜首。自1985年举办“元谋人发现二十周年纪念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起,每10年举办一次纪念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已成为惯例,在宣传元谋,促进国际学术交流方面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2、元谋人博物馆是宣传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普及有关人类学、考古学、地质学知识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3、元谋人遗址曾多次举办地质夏令营,是云南大学历史系、云南师范大学地质系、昆明理工大学地质系师生教育实习基地,是考察与研究早更新世地质与古人类遗址的理想之地,也是云南省重要的科学普及教育基地。

4、进一步加强元谋人遗址的生态环境建设,完全可能将元谋人遗址建设成为生态环境优美的古人类遗址公园;在建立以“保护为主、永续利用”的长效机制基础上,为长期进行考古发掘、研究创制条件的同时,也可以成为元谋县的重要文化旅游景点。

规划编制单位根据对元谋人遗址文物价值的综合评估,确定了元谋人遗址核心价值载体为:

1、元谋人牙齿化石产地;遗址牛肩包第四纪第四段标准地层剖面;“人类从远古走来”纪念图腾柱和纪念广场;元谋人博物馆馆藏文物及展览。指出了遗址核心价值载体存在的问题是:元谋人化石原产地地层属元谋组第4段第25层,总体属缓坡地形,虽然总体完好,但其北部原来的荒地已逐步开辟为农田,西部缓坡地带近年辟为墓地,制止人为破坏已是当务之急。

2、郭家包含化石地层属元谋组第4段第26层地层,现状总体属于林地和冲沟荒地。由于生态系统较为脆弱,冲沟、侵蚀沟发育密集,水土流失情况严重,是保护和治理的重要对象。

3、牛肩包含化石层位于遗址保护区的东北部,属元谋组第4段第24—28层标准地层。东坡裸露地层剖面高达70米。总体保存完好,但西坡地形地貌及存在问题与郭家包存在问题相同。

4、自1965年5月至2005年5次正式发掘所获得的大量石器、骨器和大批哺乳动物化石,收藏较为分散。

5、遗址保护范围的“人类从远古走来”纪念图腾,少女胫骨化石出土点标志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标志说明碑等纪念构筑物材质及造型简单,功能单一,风化严重,难以满足遗址保护需求。

6、遗址生态环境植被生长立地条件差,土壤板结,干旱缺水,水土流失严重,植被稀少等。

规划编制专家根据上述存在问题,明确了元谋人遗址文物保护的规划原则为:

1、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

2、以保护遗址的真实性为基本原则,保障文物遗存的完整性和延续性;

3、保护遗存载体——更新世地层和相关地形,地貌的完整性和延续性;

4、以可持续的保护、发掘、研究为目标。

总体是使元谋人遗址得到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使之在促进我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宣传我国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在此前提下,选择合理的利用方式,追求文物保护和经济效益协调发展。在认真贯彻文物保护十六字方针的基础上,将元谋人遗址建设成为全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发掘,云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实习及培训基地;青少年地层学、地理学、考古学、古生物学及环境等学科的科学普及教育基地;文物保护与生态保护环境等相得益彰的古人类遗址公园。同时,根据云南省政府1997年117号文件明确规定的保护范围,因地制宜对原保护范围进行了适当调整,即:适当扩大东北部牛肩包、郭家包东坡含化石地层的范围,减少西南部农田的范围,规范保护范围总面积为54.49公顷。建设控制地带范围也以云南省政府1997年117号文件所规定的“以保护范围外延50米为界”为基础,东以东山大沟西沿为界,西以大那乌村至大丙戊村道路东沿为界;南、北以保护范围外延50米为界。建设控制地带总面积为39.47公倾。

对元谋人遗址文物的保护策略为:1、尽可能减少对遗址现场的干预,保障文物的真实性、完整性、安全性;2、提高保护措施的科学性;3、合理协调文物保护与地方经济的关系;4、强调生态环境保护,注重文物保护与生态环境保护相结合;5、加强日常管理和维护,强调考古发掘的保护意识,预防自然及人为灾害的侵袭;6、坚持科学、适度、持续、合理的利用;7、提倡公众参与,注重普及教育。

对元谋人遗址文物的具体保护措施是:1、在保护范围及保护标志工程方面:a、征地后在保护范围四周构筑生物围栏,总长约3000米;b、将遗址公园大门建于遗址西南部,东北距纪念柱约300米,地势由低及高,大门外入口广场占地约2000平方米,两侧保护绿色通道建设具有地方特色。

2、在含化石地层的保护方面,运用人工植造植物银合欢及林草间作的成功经验,采取以缓坡造林,陡坡植被恢复等生物保护方法为主,以沟头围埝和谷坊等工程治理为辅的方法,减少水土流失对含化石地层的破坏。

3、在生态环境治理方面:(1)根据适地适树原则选择树种与植物种类,采取乔灌草结合方式合理配置,构建人工植物群落;(2)在侵蚀沟壁等不宜人工挖掘种植的地点,选择种子易发芽、生长快、萌蘖性强的植物,如银合欢、车桑子、毛叶合欢、黄枟等,在每年雨季之前人工撒播。(3)选择缓坡地(坡度小于<10度)、土层较厚,砾石少的地段,通过推挖筑成台地种植经济林,并且在果区内结合养殖,实现循环经济经营。(4)采用人工重新造林、恢复森林植被,沿坡地等高线按行距4米、株距2米,挖壕整地在雨季来临前直播造林。(5)在陡缓交错的沟坡,可先在缓坡容易造林的地块进行片状、块状造林,在土层较厚的侵蚀沟,采取切坡填沟,使深沟变浅、窄沟变宽等方式人工造林;(6)冲沟陡坡植被恢复,采用人工采集银合欢种子在雨季前撒播,让其自然生长成林。

4、在工程治理方面:对保护范围内少量切割较深、较宽的大型冲沟选择围埝和谷坊两种工程治理方式进行治理。在确保元谋人遗址保护的相关措施落到实处的同时,围绕以文物展示与生态保护相得益彰的古人类遗址公园为目标,将遗址分为文物展示区与自然生态展示区。其展示策略为:⑴以文物保护为前提;⑵确保文物保护与利用相结合;⑶坚持以社会效益为主,促进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协调;⑷坚持科学、适度、持续、合理原则;⑸科学研究与科学普及相结合;⑹人文与自然相结合、动态与静态相结合;⑺政府主导与村民参与相结合。

文物展示区的具体内容为:⑴纪念广场展示区:以步行观光为主,展示主干道两侧景观植物及“人类从远古走来”纪念柱;⑵元谋人牙齿化石展示区:以步行观光为主参观元谋人牙齿化石出土地点及1973年、1977年考古发掘地点及地层剖面;⑶郭家包梁子化石展示区:以步行观光为主,参观1984年北京自然博物馆考古发掘地点和1997年、2000年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考古发掘地点;⑷牛肩包更新世地层展示区:以步行考察、参观牛肩包元谋组第四段24——28层砂砾与粘土互层的山体;⑸遗址全景展示区:利用遗址“树居”或“巢居”形瞭望塔和高倍望远镜,定点观察遗址的全景地形、地貌、文物景点及森林植被;⑹考古发掘现场展示区:在遗址发掘现场,临时搭建活动板房,有计划地组织参观。

自然生态展示区具体内容为:⑴纪念广场前导果园展示区:栽种龙眼、荔枝、葡萄、青栆、火龙果、芒果、番木瓜等热带经济作物,在果园内结合养殖家禽,步行参观与采摘、品尝水果相结合;⑵上那蚌村银合欢林展示区:元谋干热地带森林绿化示范地,起科普教育作用,以步行参观为主;⑶郭家包梁子东坡林草间作展示区:“林草间作”良好的景观效果及大遗址保护的功能效应,可进行步行参观,林间休闲、摄影等。规划确定遗址内开放游客容量为定值,不得因故任意增加,限全日最高游客量为29000人次。

元谋人遗址整个文物保护规划共分三期实施:近期为:2010年——2016年,主要开展规划设计,遗址征地,构筑生物围栏,建设考古工作站、办公用房,确保水、电、路三通等,总投资为1064万元;中期为:2017年——2023年,主要开展遗址安防工程、绿化工程、展示工程、环保休闲工程建设,总投资为400万元;远期为2024——2029年,将元谋人遗址建设为文物保护、生态相得益彰的古人类遗址公园;全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发掘、实习和培训基地;以及云南省地质学、地理学、考古学、古生物学及生态建设的科普示范基地。投资额度根据2023年物价另行编制。

我们有理由坚信与期待,元谋人遗址这块安息着中华民族始祖,凝聚着炎黄子孙情感,被尊奉为“中华圣地”地神圣地方,将会在不远的将来,张开慈爱的双臂,以崭新的容颜热情拥抱从四面八方回家寻根敬祖的中华儿女们!

(注明:版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图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