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元谋发现“巨型恐龙公墓”

94

侏罗纪家族惊现姜驿

作为云南省唯一一个处于金沙江北岸的乡镇,姜驿充满遥远、神秘的色彩,当听到这一地区发现恐龙化石的消息后,这种神秘色彩更浓了。

这里是云南入川的重要通道,元、明时期,这座红色大山上铺有石板路面,道宽5尺,今尚存一段,是川滇往来的主要通道之一。“南岸”的龙街渡,则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它扼控川滇两省,上演过许多悲壮的历史故事。如今这里舟楫穿梭,是楚雄彝州的主要航运码头。“火焰山”横亘在江的北岸,黯红的山体给人一种苍凉、旷古的直觉。陡峭的山岩让人想起李白的千古绝句:“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东山大断裂”创造了这条幽深而又千姿百态的大峡谷,正是这种惊天动地的自然之力,把深埋于地层中的恐龙遗骸暴露出来,让我们能在6500万年之后目睹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巨兽,遥想它们那个充满神秘、充满生机的时代。

2004年6月4日的上午,为采访难得一见的恐龙化石发掘现场,记者驱车近三百公里前往元谋县北部的姜驿乡。闷热的天气、坎坷的道路,一点也没有削减记者探秘的热情。可是,横在龙街古渡前的滚滚金沙江却令每一个人沮丧:渡轮坏了,修复需要时间。置身闷热的河谷中等待,人们开始烦躁起来。

透过开得火红的凤凰花观察古渡两岸风光,袭进眼帘的是一派苍茫的山水。金沙江把连绵数十公里的“东山大断裂”山脉拦腰斩断,江两岸出现了无数奇峰险隘,古渡对面的“火焰山”就是其中之一。要去姜驿,必须翻过“火焰山”。这赤色的山峰若被弥天大火烧炼,令人生畏,却能激起人们攀越的激情。终于,轮渡修复,我们的越野车被船驮过江去,开始翻越那苍凉的“火焰山”。姜驿乡的生态环境非常恶劣。沿途有百余米宽的泥石流沙沟,山道两旁是褐色的土壤,偶尔见到稀疏的植被。经过两小时的艰苦跋涉,我们来到了半箐村民委员会,并踏上了寻访恐龙的艰苦旅程。

在距张家弯村约1.5公里的一个山梁上,我们见到第一具已基本发掘清理完毕的恐龙化石。省考古所研究员郑良先生头戴草帽,正指挥工人们对这里的三个化石点进行发掘清理。在这一具恐龙化石面前,郑良先生介绍说,这一带40平方公里内,排列着三个不同年代的地质构造层,依次为早、中、晚侏罗纪。我们脚下踩着的是中侏罗纪地层,在方圆百米内,就有四个化石出露点。距我们不到50米的下方山坡上,工作人员正在发掘一具骨骼粗壮的恐龙化石。郑良认为,如此粗大的骨骼证明这条恐龙生前体长在10米以上。根据骨骼特征初步判定,这些恐龙均属蜥臀类恐龙。郑良先生指着附近几条自然冲沟说,这一带化石埋藏量非常丰富,每遇下雨暴发小流域山洪,必有化石被冲刷裸露出来,横陈沟谷之间,被村民们抬去砌田埂。因此已延续两月有余的发掘,实属抢救性发掘,因受经费、人力诸因素限制,发掘的点和面只是这一化石埋藏地很微小的部分。

郑良先生介绍说,目前发掘的恐龙有好几种,其中早侏罗纪的恐龙在形态上与禄丰的“第一恐龙”很接近。还有一些恐龙非常大,最大的体长超过20米。半箐恐龙埋藏点最引人注目的特点是:几百个个体的恐龙集中在一起,形成了一座真正的“恐龙公墓”,规模超过了四川自贡和内蒙的二连。自禄丰“第一恐龙”发掘以来,云南陆续发现了早侏罗纪和中侏罗纪的恐龙化石,从来没有发现过晚侏罗纪的恐龙化石。而半箐“恐龙公墓”则囊括了侏罗纪及白垩纪各时期的恐龙化石,这在全世界都是非常罕见的。原来,古生物界一直认为云南的恐龙可能从其他地方迁徙而来,姜驿恐龙化石的发现,证明了云南是恐龙的发源地之一。元谋恐龙的化石年代跨越了近一亿年,这么长时代的化石埋藏在一个层位上,其埋藏地又与别的恐龙化石埋藏点殊异:集中埋藏而少有二次搬运,绝非地层变动、冲刷导致的化石集中。这就给科学家们提出一个大疑问:难道这里真是恐龙们集体固定死亡的墓地吗?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是国内最大的“恐龙公墓”。

在恐龙生活的那个年代,云南是一个大湖盆,与四川盆地紧紧地连在一起,气候温和湿润,湖沼遍布,植被繁茂,是恐龙们生存敷衍的最佳环境。可以想见这样的场面:元谋大地由于气候温暖,食物丰富,栖息着数量和种属众多的恐龙。植食恐龙们(如蜥脚类恐龙)在湖畔的旷地上、丛林间觅食,而肉食性恐龙则出没于山冈和林间,捕食植食龙和其他动物。这里的生存法则是适者生存,植食龙们只能靠数量保证种的敷衍,并以群居的方式防御肉食者的进攻。个体较大的肉食龙们多喜欢独处,它们会猛然向植食动物发起攻击,但不知它们的捕猎成功率是多少?小型的肉食龙或者会组成群体围猎,它们常常用这种方法杀死体重于自己几个倍的植食动物,因为它们有锋利的牙齿和爪子,并拥有一套非凡的捕猎技巧。在一个发掘点上,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堆恐龙的白骨杂乱地置于侏罗纪中期的地层中,变成了冰冷的化石.这些骨骼以肋骨居多,横七竖八地摆在地上,而这些骨骼基本上没有经过二次搬运.那么我们就只有一种猜测:侏罗纪的某一天,这里发生了惨烈的一幕,一条植食龙被一条或一群肉食龙追逐围攻,经过一番搏斗,植食龙死于肉食龙锋利的爪下,变成了肉食龙们的美餐.这堆凌乱的骨头所在地,正是那天肉食龙们的“餐桌”。另一条保存较完整的恐龙骨骼化石也引出人们无尽的遐想:它保持着一个匍匐的卧姿,从头至尾没有显现扭曲的姿态,似乎是安详地在这里沉睡了上亿年.我想它是走累了,想在此小憩一会,哪想刚一合眼,就遇上了灭顶之灾,它被埋在了这里,直到变成了化石?或者,它是一条生病的蜥龙,走到这里后,再无力站起来,匍匐着爬啊爬,直至用完最后一丝力气……

这种食物链在这块大陆上维系了整整一亿年,大地上叠压着无数恐龙的足印。

专家们认为,元谋恐龙化石的发现,是继元谋人之后的又一考古重大发现。在最古老人类化石发现地发现恐龙化石,在国内绝无仅有。夕阳西下,我们又驱车赶往距半箐村委会仅1.5公里处的化石发掘点,张家华副研究员主持了附近几个点的发掘工作。在这条山沟左侧的山梁上,一条教完整的蜥臀类恐龙已基本发掘完毕,工作人员正在做技术加固工作。这具恐龙化石的完整程度在60%以上,除头部和颈部以外,大半个身躯的骨骼保存完好。它们有长长的尾巴,粗壮的四肢,估计生前体长在10米以上。张家华先生认为,经过两个多月的发掘证明,中侏罗纪蜥臀类恐龙是这一化石埋藏的主角,它们的生活年代距今约1.6亿年左右,但准确的数据资料要进行骨架对比研究后才能取得。他坚信,这一化石埋藏点因其面积大、埋藏丰富及有可能发现新属新种,确实是研究恐龙这种远古生物最理想的场所。他进一步介绍说,在2000年的那次发掘中,他们还发现了少量白垩纪地层的恐龙化石残片,这也许说明,这块古老的土地是恐龙们发展演化的天堂。

夕阳把半箐的山峦涂上暗红,属于侏罗纪恐龙时代的地质断层呈现出一种让探寻者难以抗拒的魅力。在侏罗纪时代,这块被称为“康滇古陆”的大地因地质构造的长期稳定性,孕育了恐龙庞大的家族。当这一族群走向灭绝之路后,又因这一地质板块的相对稳定性而保存了众多的化石。这是远古侏罗纪留给现代人类的一笔巨额财富,它为人们研究古地质、古气候、古生物提供了标准的蓝本。这种探究过去历程的结果,为人类预测未来积累了实物案例,因而恐龙研究成为全世界古生物研究学界关注的焦点,“恐龙学”成为一个热门学科。

“我们居住在恐龙中间”

半箐的自然环境在姜驿乡是最好的。这里有少量的绿色植被,有半箐河为村民们提供水源。初夏,这条小河两岸已种上稻谷。今年38岁的肖国能原是张家湾村村长,1996年秋,他到田间劳作,在自家责任旁的山沟中发现了几条壮如肋骨的石头。他觉得很奇特,就将其送到了乡文化站。那时文化站站长叫余良忠,半年后老余将这些化石送到县元谋人陈列馆姜础处。姜础原是元谋人陈列馆馆长,对古人类古生物颇有研究,初步认定这种化石是恐龙化石。不久后,他将这一发现告知了楚雄州博物馆的张家华副研究员。

1998年,张家华一行到半箐调查化石资源,遇到了时任村长、28岁的白林。白林说他也曾见到许多化石,并主动充当了考古队的向导。由于他熟悉地形,张家华等人很快在半箐的沟壑中发现了多个化石出露点,并成功发掘了两具恐龙骨骼化石,初步认定为中侏罗纪蜥脚类恐龙,其中一具已装架展出。

6月4日晚,记者找到了村民肖国能。这位朴实的村民说起了当时发现化石的情景。“1996年9月,新谷已收割回家,我到田里堆草,回家路上,在一条冲沟中发现了几条状如肋骨的石头。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怀疑是化石。”他说,“我将它送到文化站老余那里,老余也不敢确定是什么东西。”这时老余插话说:“因为搞不清是什么,我半年后才送到县陈列馆。后来州文管所的张家华老师到姜驿找恐龙,我们满山遍野地找,终于找到了恐龙化石!”

当半箐有恐龙化石的消息传开后,附近5个村民委员会的老百姓茶余饭后都在议论这件事,有一部分人甚至自行到野外寻找化石。肖国能认为,化石是国家资源,不能乱挖乱采,便打开村里的小广播,告知村民乱采化石是违法行为。他告诉记者说:“这种石头实在是太多了,许多人把它搬回家砌墙、砌石埂,有的甚至拿去砌猪厩、厕所,我们哪里知道这是恐龙的骨头?我们就住在恐龙中间!”

2004年5月31日,闻讯从浙江赶来的中国著名恐龙研究专家董枝明察看了半箐发掘现场,认为这个化石产地面积大,种类齐全,层位清楚,很有价值。他对中侏罗纪地质层位中发掘出的恐龙化石尤为重视,因为这是云南发现的新属新种,与禄丰发现的恐龙化石正好相反:禄丰是早侏罗纪化石居多,而元谋是中侏罗纪化石占80%以上,这为恐龙进化研究提供了互补资料。他认为这里埋藏的化石多属蜥脚类恐龙,比如马门溪龙、梁龙、蜿龙等。它们个子很大,明显的标志是有长长的脖子。一些专家认为,对元谋恐龙化石的研究,将为我国西南地区的古代环境、气候变化、物种演变以及整个恐龙家族的兴衰,提供重要的实物依据,从而为人类今天所面临的地球环境等问题研究提供借鉴。

元谋山脉属大雪山系,其分支有三台山脉、白草岭山脉和鲁南山脉。金沙江以北属鲁南山脉,祭牛山自北而南由四川会理延伸入境后又分为三支,西支由干海子梁子、糯巴拉山、棋盘山组成,延伸至金沙江渡口。中支称为“火焰山”,自姜驿折向东南,至以都拉止。半箐恐龙化石埋藏地即在火焰山上。这座古老神秘的大山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如此众多的恐龙们在此长眠。若一个硕大的坟场,这时什么原因?中侏罗纪的恐龙们留下大量的遗骸,这又是为什么……

“恐龙公墓”解读

2004年的发掘引出专家们一系列的沉思。

有专家认为,从云南姜驿到山东、河南一线,形成了一条奇特的“恐龙化石发掘带”,在这条“化石带”上,发掘出了大量不同种属、不同地质年代的恐龙化石。而且,在化石带的北部发现了大量的恐龙蛋化石,却没有恐龙骨骼发化石发现,起点南方则恰恰相反,只有骨骼化石,没有恐龙蛋化石出土。这一奇特的现象是否说明:侏罗纪的恐龙们过着一种长途迁徙的“流动生活”,那时从南方到北方存在一条大河,这条河两岸水草丰茂,恐龙们沿着这条河定期从南方迁到北方,并在北方产卵养育后代,然后又整体迁回南方。这些散落在“迁徙带”上的恐龙化石,要么是受到食肉龙攻击留下的遗骸,要么就是在迁徙途中发生了生老病死的现象。可是,恐龙们为什么要迁徙?是气候原因还是食物短缺?或者还有其他原因?学者们不得而知。

现代动物在生存发展中常常会发生一些令人费解的事:它们会选择一个地方“集体自杀”,例如生活在海洋里的鲸,常常三五成群搁浅在海滩上,“自取灭亡”。一些鸟类也有这种现象,飞到一个地方“群体自尽”。在姜驿发现了如此众多的恐龙骨骼化石,人们由此联想到:在遥远的侏罗纪,恐龙们难道也有集体自杀的习惯?它们把姜驿当成了生命的归宿之地,在次了结自己的一生?

而另一些学者发现,姜驿恐龙化石其实存在二次搬运现象,因为不少骨骼化石的表面上有明显的划痕。在侏罗纪时代,姜驿一带是一个低洼的湖盆,有很厚的沉积层。一些恐龙直接死在湖盆中,被就地埋葬,保存了较为完整的骨骼化石;一些恐龙则死在湖盆的高地上,于是其骨骼被雨水冲刷到湖盆中堆积了起来,形成规模巨大的“恐龙公墓”……

然而,地质学家们认为,侏罗纪时代的元谋还是近海地区的一个孤岛,上述这些事情都不可能发生。那么,这个巨大的坟场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呢?我们能解开这个谜吗?

(注明:版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文章分类: 物质文化遗产
分享到:
图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