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元谋花灯的杰出价值

53

元谋花灯有传统花灯剧目72个,花灯曲谱151首,因为剧目、曲目众多,剧目观赏性强,曲调优美动听而深受群众喜爱。清咸丰年间,元谋花灯剧目《陈良走厂》、《九流闹馆》传入邻县姚安者乐村,《玉约瓶》及部分花灯曲调传入玉溪梅园。新中国成立后,云南省花灯剧团创作人员尹钊等人多次深入元谋收集、整理、改编元谋花灯。省花灯剧团和各地、州、县演出团体均多次上演由元谋花灯改编的《游春》、《三访亲》、《探干妹》等优秀剧目。特别是1956年5月,元谋花灯老艺人张万育受聘任原云南省艺术学校花灯科教师,他执教五年,诲人不倦,把元谋花灯众多剧目、曲谱传授给艺校学生。特别是他教授的学生袁留安、李开福、夏曼阡等,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花灯表演艺术家后,更进一步巩固元谋花灯在云南各花灯流派中的地位,提高了元谋花灯的知名度,使之成为云南花灯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云南花灯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元谋花灯分文戏、武戏和庙会戏。文戏的代表剧目有《马房高中》、《长亭饯别》、《玉约瓶》、《闵子单衣》。武戏的代表剧目有《大王操兵》、《皮秀顶灯》、《打花鼓》等;庙会戏的代表剧目有《香山赶会》、《祠堂相会》、《韩湘子渡妻》、《七星桥还愿》等。元谋传统花灯具有载歌载舞,表演性强,乡土气息浓郁等鲜明特点,深受群众的广泛欢迎,每逢灯社演出,当地村民奔走相告,扶老携幼前往观赏,花灯场上摩肩擦踵,盛况空前,当地文化名人王学书观灯后感慨写道:

正二三月闹花灯,扮演吹弹见灵性。

开财连厢多吉庆,男妇争观挤数层。


新中国建国初期,元谋县已有39个灯社,灯社常年巡回于村寨之间演出传统花灯,对丰富群众文化生活,促进和谐社会的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

元谋传统花灯曲谱分为5类:第一类源于明、清小曲,有着规范曲牌的如:《打枣竿》、《叠断桥》、《挂技》等;第二类来自民间小曲、小调的有《采花调》、《放羊调》、《龙庵歌》、《山歌》等;第三类由其它戏曲声腔演变而来的有《筒筒腔》、《勾腔》、《勾阳》等;第四类引自洞经音乐的有《风摆柳》、《居音赞》、《八卦腔》等;第五类沿用曲艺说唱的有《书腔》、《说春》、《莲花落》等。

元谋花灯还保留了完整的传统宗教文化色彩,传统灯社供奉“老郎太子”,演员登台演出前和演出完毕都要对“老郎太子”顶礼膜拜。

   相传“老郎太子”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小儿子,因元宵佳节大放花灯,皇妃娘娘带着年幼的太子观看花灯,太子走失不幸被踩死于人海中,玄宗悲痛之余,追封太子为花灯神,命梨园弟子永远供奉。每一年,花灯“灯社”在演出活动中,要隆重举行“团灯”、“迎圣”、“褂衣”、“递送灯帖”、“送圣”等仪式。演出前,舞台四角各置放一盏写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或“五谷丰登、百业兴旺”字样的太平花灯。演出前先要由《耍麒麟》、《打加官》报彩,用吉利的语言封赠主人清吉平安,加官进爵。因此,传统花灯歌舞《耍麒麟》、《打加官》、《开财门》、《连厢》、《满堂红》等就成了灯社必须演出的剧目。




图文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