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阿鲁举热概述

58

《阿鲁举热》是彝族唯一的一部英雄史诗,长530行,4700字,它主要流传在金沙江南岸的元谋县小凉山黑彝族(诺苏)地区。

史诗讲述了一个名叫卜莫乃日妮的彝族姑娘长大了,她做好九顶锣锅帽,织好九件筒裙,憧憬着出嫁。一天,她坐在院子里想心事,忽然天上飞来一只老鹰,老鹰身上滴下三滴水来,第一滴滴在姑娘的锣锅帽上,第二滴滴在姑娘的折子披毡上,第三滴滴在姑娘的百褶裙上,不知不觉间,姑娘怀孕了,在属龙年龙月龙日这天,姑娘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翅骨阿鲁”,儿子生下来,有妈没有爹,卜莫乃日妮很着急,只得把儿子抱去给老鹰抚养,人们就叫他“阿鲁举热”。

   阿鲁举热长大后告别了老鹰父亲去找母亲,母亲没有找到,却沦为了日姆阿之(部落头人)的奴隶娃子,天天给日姆放猪,受尽了苦难。有一天,他在山上放猪,猪跑丢失了,他东找西找,找到坝子里,遇到了一个好心的汉族大哥,汉族大哥家里有三只鹅,准备杀一只款待他,但是他说:“我们都是生翅膀的儿,我不吃生翅膀的肉”,谢绝了汉族大哥的款待,这三只鹅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从身上抖落一根鹅毛送给他,说这是“神箭”。又帮他找到了九十九拃长的头发,说这是“神线”。“神箭”和“神线”法力无边,“指着岩子岩会垮,指着大海海会干,指着活人人会死”。他就是用“神线”治死了“日姆”阿之。

“日姆”阿之死了,可是世间还在不太平。当时,天上有七个太阳,晒得万物枯焦,有六个月亮,亮得不分白昼,埂子粗的蟒蛇在吞噬人畜,簸箕大的石蚌在糟蹋庄稼。阿鲁举热决心为人民除掉“四害”,他砍岩桑树做弓,用九十九拃长的头发做弓弦,站在马樱花树上,射下六个太阳五个月亮,留下一个太阳,一个月亮做种;制服了吞噬人畜的大蟒蛇,只许它长得有竹棍子粗;制服了糟蹋庄稼的大石蚌,只允许它长得有手巴掌大。

史诗通过讲述阿鲁举热一生的重要经历,生动地塑造了英雄祖先的非凡形象,反映了彝族先民从原始社会向奴隶制社会交替过渡时期的社会生活,歌颂了氏族、部落和民族形成过程中的英雄祖先。


下一篇1
文章分类: 非物质文化遗产
分享到:
图文展示